《给大学新生的第0堂课 当你会想「为什幺」时,你就踏出成功的

其实当考完学测,繁星放榜,心情放鬆不少但同时我也开始烦恼并忧心,除了考试、读书之外,我还可以做些什幺。在这十二年的升学教育,考完大学学测、指考,代表着即将成为大学新鲜人,可是你有想过并问过你自己「为什幺」要上大学呢?从国中到高中,考试为了分数;从分数到升学,读书为了学校,尤其是要追求国立大学,然而大学四年后呢?      其实当考完学测,繁星放榜,心情放鬆不少但同时我也开始烦恼并忧心,除了考试、读书之外,我还可以做些什幺。在这十二年的升学教育,考完大学学测、指考,代表着即将成为大学新鲜人,可是你有想过并问过你自己「为什幺」要上大学呢?从国中到高中,考试为了分数;从分数到升学,读书为了学校,尤其是要追求国立大学,然而大学四年后呢?

      这些问题不是选择题,没有选项可以让你抉择,重点在于操之于你自己去寻找解答。而找寻解答的方法有很多,最方便的方式就是提问「为什幺」。长期的考试主导教育的结果就使得我们不常常去思索,只是一味得到正确答案。更可怕的是在这资讯爆炸的世代,脸书、LINE、Wikipedia等传播媒体平台,透过网路五花十色的呈现在你面前,你能够分辨清楚资料来源、出处以及真实性吗?

除了当资讯的接收者,更要扮演一个会质疑的询问者。

       得到并不代表拥有,资料在你面前而不会去思考并从中提出问题,那就会像是一只囫囵吞枣的蠹虫,在脑中并不会成为你的知识,而你自己只是在覆诵别人的东西,这些并不会是属于你的。

      或许是长期仰赖标準的缘故,课本内容要有课纲,国语文字要以教育部国语辞典为準等等。有次与教授拜访完一位要聘请的讲者,当中演讲内容提到「塑」(ㄙㄨˋ)一字,却都发音成为ㄙㄨㄛˋ一音,之后拜访结束我便与教授谈了一番。或许是因为国高中教育的缘故,使我对于「句读」有所执着,好处是当考试考到国字与读音判读时,很快能够掌握,对于一些长期误用、念错的字音,可以纠正过来。但当「权威」告诉你「塑」的读音为ㄙㄨˋ一字时候,「为什幺」要被这样念。是因为历史缘故还是有其他原因?是谁决定我们这样称呼?又为何这样称呼是错的?错在哪里?

      教育上相信专业并不代表可以完全信任专业,专业的背后代表着一种知识上权力的不平等,因为你不知道,所以才信任他而不再去过问。正因如此,我们更应该有知道的权力,并质疑。当一群人把历史课纲东删西减又加添内容的同时,何不去好好建立属于自己的历史课?不过在考试领导教学的现在,透过许多方式得到分数的同时,还会有人在意自己读了什幺吗?在反课纲的这群学生身上,让我们看到他们在乎、在意的是什幺。

提问「为什幺」是一种学习态度,是思考之后的产物之一,而不是代表你是「问题学生」

       2013年国科会研究团队调查,发现台湾大学生高达八成八怕问到笨问题,成为班上笑柄、很丢脸,不敢在课堂上发问。(1)学习模式与爱面子,不仅是文化因素,在全班鸦雀无声的空间,发言更使自己被人认为是「你有多厉害」的感受、提问也会被人认为觉得是「你很笨」的感觉,当这氛围被竖立起的同时,我们便不会在课堂上热络讨论,而是低头不语。此外教室的空间与上课人数也是造成我们不会愿意去发言的原因,整个空间的建构目的在于适合「讲课」,让所有学生必须听老师的上课内容。

      韩愈师说一文提到「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解惑前学生更要懂得提出自我的见解与疑问,彼此才能够激荡出在学习上的火花,当然提问立基于你所想要得到什幺。
(1) 资料出处  https://tw.news.yahoo.com/怕问笨问题-88-大学生静悄悄-213000391.html

作者:林奕宏

《给大学新生的第0堂课 当你会想「为什幺」时,你就踏出成功的

来源:

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

华人阅读社群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