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玉米地

神奇的玉米地

2012年5月,我家田里的玉米刚长出不高,正好赶上同村人办丧事。他们趁天黑给亲人下葬,人很多,车又没有别的地方可停,所以人踩车压,弄得整块地的小苗几乎没有几棵好的,我家的玉米地整个都给糟蹋了。

家人知道后可真着急了。孩子的二大伯讲:“这下完了,这一年的收成肯定完了,收不了了。”边讲边掉眼泪。我安慰他讲:“没事,等下雨过后,咱再从新播种,晚玉米一样不少收。”这时办丧事的人家主动拿来一千元钱,讲係要赔偿我们的损失。我讲通了家里人,婉言谢绝了。那时,我已经修炼法轮功了,明白得与失的关係。

可边个知道那年初夏旱情重,从那以后几个星期也没下雨,播种係不可能了。我也觉得别抱希望了,肯定收不了了。全家边个也唔去田里了,认为横掂係完了。

不知不觉一个多月过去了,有一天,我家二大伯閑着没事去地里睇吓。一回到家就高兴地跟家里人讲:“真神了,咱家的棒子(玉米)苗一棵也不少,长得可好了!”我们全家听了都很高兴。

于是我们全家又忙着田间管理,认为今年收成肯定错不了。可边个知当玉米长到一人高的时候,发现玉米的叶子从下向上发黄髮白,渐渐变干了,只剩上面几个心叶还绿。不但我家地里的庄稼係这样,听街坊讲他们家有一块地的玉米也这样。

于是我们谈论起玉米叶子变黄的原因。街坊讲:“咱两家用的化肥係一样的,并且都係从同一家农药店买的。难道这化肥係假的?”二大伯执意要找那家卖化肥的问问,我劝讲也不听。结果人家不承认也没办法。

“赶咩算咩吧!今年想多花钱买点好肥,边个知竟係假的。唉!还指望着今年的收成能还账呢,这下又完了。”二大伯无奈地讲。我不禁也伤感起来,因为那几年家里经济状况确实不好,生活上压力非常大。但转念又一想:既然係炼功人(学炼法轮功),就应该把心放平,係我的不丢,唔係我的也争不来。就这样心裏渐渐踏实下来。

过了廿多天,我谂去田里睇一睇。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玉米秧黑绿黑绿的,长得甭提多好了。看到眼前旺盛的玉米秧苗,我心裏知道:这一切係大法的恩赐!那一年我家比往年多收1600多斤玉米,又赶上粮食涨价,多卖3600多元钱。不但还清了给儿子办婚事欠下的债务,还剩好几千元。

现在家里人都从心裏认同法轮大法好。孩子的二大伯经历了这样的事,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也开始学炼法轮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