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鲁司特减低过敏‧适用于哮喘鼻炎

孟鲁司特减低过敏‧适用于哮喘鼻炎(吉隆坡讯)无论是急性或慢性,在过敏症发作时,就应该积极展开治疗,以缩短病程,避免机体持续发炎而受到无法逆转的伤害。机体在过敏时所释放的细胞激素(cytokines)可分为原生型及新生型,前者代表为组织胺,后者为白三烯。在过敏发作初期,由组织胺全权负责,若病情不受理,发展到中晚期时,白三烯就会掌控所有的临床表徵。白三烯的“过敏效力”比组织胺强得多,例如白三烯对气管壁细胞的作用强度是组织胺的逾5000倍,在诱导鼻过敏反应方面,白三烯的作用比组织胺强逾1000倍,因此以抑制白三烯来减低过敏反应的口服孟鲁司特(Montelukast)或白三烯受体拮抗剂(Leukotriene Receptor Antagonist)自此应运而生。白三烯在上下呼吸道的炎症中起关键作用,例如在哮喘患者,白三烯被认为是引发支气管痉挛和黏液聚集的重要因素;在鼻过敏反应中,无论是在速发反应还是迟发反应阶段,白三烯的数量都显着增加。大马药剂学会青年团(MPS―YPC)执委林建斌指出,孟鲁司特通过与白三烯受体结合来抑制白三烯的释放,继而被应用予治疗哮喘及过敏性鼻炎。非治哮喘第一线药他说,孟鲁司特只能用在慢性过敏症,如果是急性发作如哮喘,不会因为吃了孟鲁司特,病情就马上好转,所以孟鲁司特并非治疗哮喘的第一线药物。“根据哮喘治疗指南,吸入性β受体激动剂(如沙丁胺醇,Salbutamol)为第一线治疗;到了第二线治疗就得併合低剂量皮质类固醇吸入剂;第三线保留前两者,并加入孟鲁司特,且皮质类固醇提高至中等剂量;不过在特殊类型哮喘,孟鲁司特可`越线’使用。”林建斌分享了一宗因对阿斯匹灵过敏而诱发哮喘,最终经孟鲁司特干预才平定病情的个案:“那时候,我还在政府医院服务。某天有一名病患心脏病发送院治疗,医生如常处方他阿斯匹灵,结果他在治疗不久后併发哮喘,医生让他吸沙丁胺醇以扩张支气管,我询问病患有否哮喘底子,对方摇头,指从未哮喘发作。”他忆述,由于院方找不出哮喘病因,只好以沙丁胺醇来控制病情,但是他哮喘频发,以致须要经常性吸入沙丁胺醇。“沙丁胺醇会刺激心脏,造成心跳加速及心悸,因此心脏病患不宜多用。当时我怀疑这名病患对阿斯匹灵过敏,逐建议第一主治医生以其他药取代阿斯匹灵,并以孟鲁司特来治哮喘,但建议不被採纳。后来我不放弃,向第二主治医生提及这个可能性,对方说试试也无妨,结果病患在不久后就出院了。”阿斯匹灵过敏致哮喘他解释,阿斯匹灵隶属非类固醇类消炎止痛药(NSAIDs),后者以抑制环氧化酉每(COX)来抗炎止痛。不过当COX途径受到抑制后,它会造成前列素E(PGE)的合成受阻,致使引起支气管收缩的白三烯增多,有些人因此而诱发哮喘。相比于其他抗过敏药,他说孟鲁司特的副作用比较少,最常见的是头痛(10%),少数(2%)出现超敏反应、口干、胃部不适及血液中转氨酉每水平上升。虽然孟鲁司特看似“完美”,但是它偏高的价格却让人踟蹰不前。口服皮质类固醇阻机体释放活性介质社区药剂师林建斌披露,另一种口服抗过敏药皮质类固醇(corticosteroid)的抗敏机制大为不同,因为它是通过指示机体不要对外来物(过敏原)有反应,来阻止机体释放出活性介质来“抗战”。他说,口服皮质类固醇的副作用比较大,一般只作短期使用,而且只用于治疗严重的过敏症,例如失效于常规治疗的荨麻疹和抗药性湿疹。“只有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口服类固醇可作长期治疗,例如在哮喘管理的第五步骤下,医生会处方病患服用至少超过两週的类固醇。”他指出,类固醇不能作长期治疗,这是因为它会一直指示免疫系统不要对外来物有反应,这让机体曝露在感染的风险中,如果一旦有病原体来袭,身体就不会主动出击抵御入侵者,最终遭到对方肆虐而“当机”。了解类固醇特质作用调整适当药剂予患者皮质类固醇可分为醣皮质类固醇(glucocorticoid)及矿物皮质类固醇(mineralocorticoid),前者参与控制醣的代谢及抵抗外来的压力;后者则调节钠与水份的代谢。林建斌提到,在了解了类固醇与糖、钠及水份的代谢关係后,这得以解释为何长期使用类固醇会升高血压、血糖及体重,后者是水份滞留所致。身为一名药剂师,每当听到医生要为糖尿病患处方类固醇时,他知道这是时候提高病患的胰岛素注射剂量或调整降血糖药剂,因为类固醇会造成血糖增高。他说,长期摄入过多的类固醇会引发库欣氏症候群(Cushing's Syndrome),即出现满月脸、腹胀、水牛肩等症状。“此外,口服类固醇的副作用尚有骨质疏鬆症及胃部不适如胃出血,此药禁用于急性细菌感染而抗生素无效的病患,至于患有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肝或肾功能不全者则要慎用。”/良医‧报道:唐秀丽‧2014.06.03